您的位置 : 生态人 > 365体育网投是真是假_365体育在线正网信赖_体育备用bet365资讯 > 云小小百里风365体育网投是真是假_365体育在线正网信赖_体育备用bet365_云小小百里风365体育网投是真是假_365体育在线正网信赖_体育备用bet365名字

云小小百里风365体育网投是真是假_365体育在线正网信赖_体育备用bet365_云小小百里风365体育网投是真是假_365体育在线正网信赖_体育备用bet365名字

今天小编带来家妻难追365体育网投是真是假_365体育在线正网信赖_体育备用bet365,这本365体育网投是真是假_365体育在线正网信赖_体育备用bet365是描写云小小,百里风之间故事的365体育网投是真是假_365体育在线正网信赖_体育备用bet365,该365体育网投是真是假_365体育在线正网信赖_体育备用bet365作者是子棋悠然,一纸休书,云小小成为下堂妻。原以为生活将永无光明,后来才发现,原来生活也不过如此。捡个丫鬟,抱个金主,从此日子过的风生水起。却不想前夫找上门...

家妻难追

推荐指数:10分

家妻难追在线阅读全文

第5章人去楼空

低头看着自己的倒影,她沉默两秒,然后动手拆开了发髻,皱了皱眉,笨手笨脚的为自己梳上另一种发髻。

那是一种属于少女的发髻,未婚女子和已婚女子在发髻上分的很清楚,未婚女子会有一大半发丝垂落身后,而已婚女子不同,已婚女子的必须尽数束起,不能遗漏一根。

云小小没有梳过少女髻,她自十岁进到百里府就一直是两个包包头,十五岁及笄后便是妇人髻。

从未梳过少女髻的她显得有些笨,她照着印象中穆裳的样子梳,出来的成果自然是比不上人家,但看着还行。

梳了半天总算是梳了一个看得过去的发髻,她呼出一口气,随后嘴角微扬,牵起一抹淡淡的笑。

屋内良久没有动静,云小小扭头看了一眼,想了想,便从一旁的角落里捡来一块碎了的缸片。

将之洗净,打了一些水便进了屋。

屋内,南靖听到动静侧头看来,一眼便看到她头顶上的那个摇摇欲坠,丑的不行的发髻。

他面色古怪,忍不住皱眉,问:“你的头发.....是个什么鬼啊?”

云小小微微一愣,对上他的目光,她有些尴尬,解释道:“我.....我不会梳这个,所以......”

所以什么,她没有说下去,但南靖已经懂了。

他嘴角抽了抽,最后给出评价,“我劝你以后还是不要轻易尝试这些动手的事了。”

云小小将水放置在他身边,抬眼看他,眼带疑惑。

南靖一本正经的道:“因为,实在是太丑了。”

云小小骤然收回视线,不再看他。

南靖哈哈大笑,笑声爽朗。

他突然发现这个小姑娘还挺好玩....

云小小将打好的水放在一旁的地上后,她便直接起身坐到了对面,从药汤里面拿过一壶,放在火堆之上,惭愧的余温刚好够温一壶药汤。

南靖见云小小不说话,看了她一眼,挑了挑眉,低头看向自己面前刚才云小小端过来的水,毫不犹豫的伸手进去洗了把脸。

洗完脸后的他精神气似乎好了些,云小小见他拿自己的衣袖随意的抹了把脸,微微皱了皱眉。

她看向他,问:“你的烧退了吗?”

南靖回答:“不知道。”

云小小面带疑惑,“不知道?怎么会不知道呢?你不是自己摸了吗?”

南靖看向她,点头,“嗯,我摸了,然后没感觉。”

云小小:“.......”

南靖见她无语,朝她笑了笑,嘴角的酒窝浅浅,有些调皮。

云小小没有动,又问:“额头烫不烫?”

南靖:“不知道。”

云小小再次无语:“......”

一问三不知,不知道要他还有什么用?

云小小想了想,然后试探性的问:“要不,我摸一下?”

虽然男女授受不亲,但只是摸一下额头应该没大碍吧.....

云小小有些紧张的看着南靖,毕竟这话从一个姑娘家嘴里说出来多少会有点别的意味。

南靖挑了挑眉,毫不犹豫的点头,“可以。”

暗自松了一口气,云小小便向他走了过去,弯腰伸手在他额头上轻碰了一下,半刻都没有便收回了手。

她朝他笑了笑,“已经退了,看来昨晚的药很有效果。”

南靖嗯了一声,似乎有点出神,他不着痕迹的扫了云小小一眼,没再说话。

云小小见他好的差不多了,大概也不会有什么大碍,她这才看向角落里的那把油纸伞。

油纸伞是老板借给她的,她得还给人家才行。

这般想着,她便走到角落拿起伞打算往外走。

身后的南靖突然开口问道:“你去哪?”

云小小有些惊讶,她没有想到男人会主动问她,她想了想,举起手里的伞道:“我去还伞。”

伞的事南靖昨夜听她说过,他看了一眼,问“去京城?”

云小小点头。

南靖从怀里掏出钱袋,“正好,帮我买些东西。”

云小小看向他:“你要买什么?”

南靖将钱袋递过去,“吃的。”

云小小不说话了,事实上,从昨天到现在,她也颗粒未进,肚子的饥饿大概超过了极限,已经没有知觉了。

见他将整个钱袋都递给自己,云小小有些犹豫,她皱眉,“只要一点碎银子就可以了,不需要拿这么多。”

南靖眼里一闪而过些什么,他无所谓的笑了笑,“拿着吧,没用完的回来给我就好。”

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,云小小要是再拒绝就显得有些不知好歹。

她点了点头,接过他的钱袋,紧紧的捏在手里,随即便出了门。

她没有注意到的是,在她转身的一瞬间,南靖眼里一闪而过的感激。

南靖看着她的背影,不禁撇了撇嘴,“过得这么惨,这点钱,就当爷报答你的救命之恩吧。”

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伤口,他微微眯起眼,里面一闪而过的,是致命的危险。

......

云小小回来的时候,庙里已经没有人了,除了自己那个皱的不能再皱的小包袱,还有一旁没喝完的药汤,其余什么都没有留下。

她拎着大包小包站在门口一脸懵,火堆上的药汤还在温着,可原本应该躺在一旁的男人却不见了。

“他......走了吗?”

除了这个理由,云小小实在想不到其他原因。

那个男人,看上去也不是等闲之辈,大概有自己的事要做吧,可是他的钱还在自己这.....

低头看了一眼手里鼓囊囊的钱袋,云小小有些无措。

大约过了半刻钟,她才无奈的呼出一口气,“罢了,就当是借的吧,以后再遇到的时候还给他。”

这么想着,她也就释然了。

坐在台阶上,一边啃着自己为男人买的馒头,一边思考自己接下来的日子该怎么过。

其实经过昨晚,她心里已经有了个大概,京城她已经不想再呆下去了,她怕自己会忍不住再次回去那个地方。

被休的女人再回到夫家,那该是一件多么丢脸的事,她不敢想.....

既然已经决定不去京城,那就去其它的地方好了,天下这么大,难道还没有她一个弱女子的容身之地吗?

看了眼身上的衣服,她没有打算换,这个世上,虽然好人总比坏人多,但不代表没有坏人不是?

之前药铺小哥的仗势欺人她已经见识过了,她包里的衣服都是从百里府带出来的,布料材质没得说,若是露财,保不准会被人盯上。

现在这样,挺好。

吃完手里的东西,云小小看了一眼天色,已然大亮,是时候该赶路了。

默了默,她转头往京城的方向看了一眼,眸光复杂,手指无意识的收紧,片刻,垂眸。

再见了,祖母!再见了.....百里风。

.....

当今天下,一分为三,云小小虽对外面的世界不清楚,但对于三国还是了解的。

她身处三国之一的风盛国,位处于东北方向,家室兴旺,风调雨顺。

听闻皇帝是位民君,自上位以来,百姓安居乐业,无一战事。

百里风的大哥就是因为被皇上赏识,年纪轻轻便当上了将军,如今驻守边境,丰功伟绩。

百里大哥从军,百里风便从商。

三国境内,多的是百里风的商铺,他似乎是想要打造自己独特的商圈,所有的东西都有卖。

光是云小小了解到的,就有衣裳,挂饰,配件,首饰,刀剑等等....

其余的,云小小也没有过多的了解过。

毕竟百里风对外人再谦和有礼,对自己也断不会有什么好脸色。

这么些年,两人一直相敬如宾,倒也安稳。

若不是那一日,她着实忍受不了看到自家丈夫与别的女人在一起,她也断不会轻易说出和离。

只是,令她没想到的是,在她说出这句话后,百里风只是看了她半刻,随即便直接从怀里掏出和离书。

从怀里掏出,怕是早就写好了的吧……

微微苦笑,倒是她一直自作多情了。

自认为哪怕自己出身不好,这么些年,也该把他捂热的。

却不想,一切到头来,只不过是她的痴心妄想罢了。

她至今仍忘不了当时他看着自己的目光,那是一种极致的平静,没有一丝波澜,仿佛她从未出现在他生命中,俨然一个路人。

夫妻情谊该是尽头了,她默默的接过和离书,当日便离开了百里府。

百里家是世家,住的地也是京城——皇帝亲自赏封的宅子。

如今离开了,自然是不能再呆在这里了,不仅如此,云小小其实还想离开风盛,去其他国家,哪里都好,只要不是这里。

想了一番,云小小就不再想了,心里大致有了明确的目标,她便起了身。拍了拍身上的灰尘,她捡起自己的小包袱,朝着与京城相反的方向而去。

山高水远,与君一别,从此两两相忘,永不打扰。

一路向南,途中路过好几个村子,自从出了京城,云小小心情好了许多。

她想开了,也就释然了,一路走走停停,竟就这般走到了风盛边境。

仅一线之隔,她就要离开风盛了。

站在原地,满心感慨,原以为该是痛心和难过,却不想,却是一片平静。

她抿了抿唇,笑了笑,罢了,过去了就过去了,以后断不能再回想了。

这般想着,她便紧了紧身上的包袱,迈着步子打算跨过去。

突然,一阵哭声传开,咽咽呜呜,听起来怪伤心的。

云小小脚步一顿,侧头看去。

这是边境,周边也没有村庄,哪来的哭声?

皱了皱眉,她闻声而去。

终是在一棵树下,发现了端倪。

一个看上去不过七八岁的孩子,正缩在树下哭的凄惨,一头半长不长的头发披散在脑后,抱着膝盖埋头,让人看不清他的面容。

不过孩子似乎瘦的厉害,裸露在外的胳膊和手腕都依稀可见骨架,干瘪干瘪,有些难看。

衣服也是破破烂烂的,上面还有好几道口子,有点像是打架扯破的。

云小小一眼就被她脚腕上的咬痕所吸引,在孩子瘦弱的腿上,一道血淋淋的咬痕清晰可见。

上面还有牙印,一看就是被什么东西咬伤。

皱了皱眉,云小小开口,“你没事吧?”

似是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到,孩子猛然抬头,一双眸子直直的向她射来。

云小小猝不及防的被吓了一跳,她不禁后退一步,暗自惊讶。

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眼神?宛如毒蛇一般,让人看的心惊胆战。

但不容置否的是,这眼神是孩子拼劲全力自保的手段。

云小小毫不怀疑,只要自己表现出一丝丝的恶意,这孩子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扑上来。

孩子的面容和他的身子一样,瘦弱的让人心疼,脸颊两侧的颧骨凸出,无法想象,这是一个孩童的面容。

他的脸脏兮兮的,唯独一双眼睛凶狠异常。

看了眼他的腿,云小小皱了皱眉,没有理会他的警惕,迈着步子上前,“你这个腿怎么了?是被咬了吗?”

孩子没理她,她上前一步他就后退一步,一双眸子依旧死死的盯着她。

云小小无奈,只好放轻语气,道:“你不要害怕,我没有恶意。”

孩子走路一瘸一拐,云小小有点担心,她怕自己再往前一步,孩子就要因为自己而忍受一寸的痛苦。

想到此,她便停下了脚步,从包里掏出之前男人没有用完的金疮药,看了一眼孩子,道:“你过来,我给你上药,再不上药,你的腿就要废了。”

孩子脸上还挂着泪,在脏兮兮的脸上留下两道泪痕,看上去有些可笑。

他看了一眼云小小手里的药,又看了一眼云小小,没有动。

云小小等了好久,就与他这般僵持着,良久,她终是叹了一口气,将手里的药放在一旁的地上,然后起身。

“这药,我就放在这了,我走了。”

说完,看了一眼孩子,见他还是没有反应,她抿了抿唇,转身离开。

孩子有没有捡药,她不知道,她能做的,也就只有这些了。

没有回头,大步向前。

与风盛相邻的是麒龙,听闻那是一个风花雪月的国家,三国鼎立,没有战事,所以百姓也就想着如何过日子。

麒龙的百姓是最会享受的,那怕没钱,也要把日子过的很好。

家妻难追

家妻难追

作者:子棋悠然类型:现情状态:连载中

一纸休书,云小小成为下堂妻。原以为生活将永无光明,后来才发现,原来生活也不过如此。捡个丫鬟,抱个金主,从此日子过的风生水起。却不想前夫找上门...

365体育网投是真是假_365体育在线正网信赖_体育备用bet365详情